周宏翔热门小说《欲戴王冠》 | 一本属于90后的职场解剖书

/

/

职场“痛快主义”小说:痛快地选择,痛快地承担,在工作中靠近向往的生活。获史航、许子东赞文字像王家卫电影,见字如面刷屏热文作者周宏翔热门小说《欲戴王冠》!

除了升职加薪,工作还可以带给你什么?

编者推荐

◆ 职场“痛快主义”小说:工作带来物质和精神独立,我们也在其中摸索向往的生活:痛快地选择,痛快地承担,痛快地试探,痛快地失望,痛快地努力。

◆ 文字极具画面感,擅长讲述年轻人的情感、职场和生活!因《见字如面第3季:周宏翔写给地铁姑娘》刷屏!获史航、许子东称赞:很像王家卫的电影!

◆榨汁机般的制度、打鸡血似的激励、人际关系、高额业绩、家庭负担、同侪压力……90后勇敢颠覆传统,痛快应对难题:拎得清,始终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

主人公“王烨”就是每个初入社会的职场人!

◆ 用真实的职场经历印证:“你不用成为强大的人,但一定要成为懂得思考自身的人。”

◆ 数万读者期待、热评:“这是一本属于90后的职场教科书”“职场小说新风向,王烨就是我们理想中的自己”

◆马思纯 × 丁丁张 × 反裤衩阵地联袂推荐的畅销小说《名丽场》作者周宏翔全新力作!《名丽场》系列第二部

9月7日,14:30

机遇空间见

/

活动预告

/

周宏翔《欲戴王冠》新书分享签售会

?

嘉宾作者丨周宏翔

青年编剧、作家

1990年生于重庆。青年编剧,作家。已出版《名丽场》《我只是敢和别人不一样》等。

对谈嘉宾丨曲玮玮

作家,莞尔文化CEO

入选福布斯“30岁以下精英榜”,代表作《今天以后,人生无数可能》

地点 | 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D区798西街

相关书籍 |《欲戴王冠》

※参与方式

报名

(活动免费,报名成功后领取电子票

活动现场验票即可入场参加)

活动流程

13:30-14:30 签到入场

14:30-15:30 作家分享

15:30-16:00 读者互动

16:00-16:30 作家签售

/

关于书籍

/

《欲戴王冠》

周宏翔

中信出版集团

入职国际知名服装公司BUNK的第二年,王烨遇上了一系列的挑战和机遇。工作量增加了整整一倍,在中层的权谋斗争中屡受欺凌;遇见少年时期的职业偶像,向往的生活和感情在静静萌芽……

王烨凡事拎得清,善用精力绝不加班。对心灵鸡汤免疫,用冷静和专业面对职场里的腐朽和算计。当合作伙伴面临倒闭危险,她忙前忙后,协助支援;目睹了昔日钦佩的高层一夜之间被逐出公司,为他抱不平,也对现实感到困惑:

我们究竟为什么而工作?

工作能否带来满足?

工作和感情发生冲突,该如何取舍?

/

《欲戴王冠》-精彩文摘

/

向上滑动阅览

画好两根眉毛需要两分钟,扣上两只耳环需要四十秒,翘着小指喝下一口养生茶用不了十秒,露齿微笑不超过一秒,把这套动作做得像模像样至少也要学上个把月,而把衣服领口、袖口、下摆边钉线钉得整整齐齐,不偏不倚,脚踩踏板,顺手一拉,熟工上手连三秒都不到, 但要真正成为这样的熟工,则至少需要三年。

做衣服比做女人难,这是几年前厉小姐的师父和她说过的话。

此刻的缝制工厂流水车间里,厉小姐环抱双臂,端在胸前,踏着金色的高跟鞋,随着一阵杂沓的脚步声游走其中。这个厉小姐烫着大波浪,穿一件艳丽的石榴红连衣裙,走起路来,紧致的身材让好些人垂涎三尺,说是三十好几,但有些看不出她的真正岁数。厉小姐走路喜欢摇啊摇,摇啊摇,丰腴的臀扭得像是春日湖畔的杨柳。虽然姓厉,却见她逢人就挥手,和颜悦色地问声好,看起来并没有刁难的神色,与姓氏倒有些不相符。她越是波澜不惊,反倒是越凸显出紧随其后的两三个工厂负责人战战兢兢的样子,生怕被厉小姐瞧出点儿什么问题。

厉小姐一手拍在身后的小蔡肩上,笑眯眯地说:“小蔡,你见我怎么跟见了阎罗王一样,我有那么吓人吗?”

“没……没有啊,厉小姐这么亲切可人,我怎么会像见了阎罗王呢?瞧厉小姐这话说的。您今天这头发看起来简直精神极了。”

厉小姐听了立马咧开了嘴,甜甜地一笑:“是吧,我今天这发型好看吧?”

“好看好看,一下子又年轻好多。”

“啧啧啧,你这么一说,好像我平时很老似的。”厉小姐微微嘟起了嘴。

小蔡赶紧一巴掌轻轻拍在嘴上,说:“我这嘴啊,总是不会说话,又惹厉小姐不高兴了。”

厉小姐从流水线上拿起一件成品,伸手摸了摸:“我想看看做衬衫的那条流水线,在哪里?”

小蔡只觉浑身一震,立马指着楼梯说:“在……在楼上。”

“好,带我去。”

小蔡随即给身后的陈主任递了个眼色,然后带着厉小姐往前走去。陈主任趁机稍稍放慢了步子,抽出口袋里的手机,按了两下,对着话筒说:“上来了。”

小蔡拉开门,厉小姐眼角的余光扫到身后的陈主任身上,她凑近小蔡说:“我想了想,还是先去楼下看裤子吧,最近那个款的裤子难度大。”说完一笑,拉着小蔡往楼下走去。小蔡的脸色顿时一变,有些尴尬,更多的是手足无措,陈主任离得远了,等他快步跑上楼去,才发现厉小姐和小蔡早已没了踪影。

厉小姐说来就来,楼下的流水线一点儿准备都没有,和刚才楼上井井有条的作业氛围一比,这里简直就乱成了一锅粥——工人们聊天的聊天,听歌的听歌,嬉笑的嬉笑,熨烫工人胡乱抓过一把衣服,也不管有没有褶皱,就随意一烫。小蔡赶紧咳嗽了两声,竟也完全起不到作用,他赶紧朝厉小姐赔笑,大脑里迅速寻找可以用作借口的说辞。然而厉小姐根本不等小蔡开口,就朝摊着一堆素白面料的流水线走去。

36 号线最前面坐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,戴着耳机,摇头晃脑地踩着缝纫机。厉小姐站在小女工面前,也没有说话,看她钉完一条裤子的裤脚边,又接着钉下一条。小蔡气急败坏地扯掉了小女工的耳机,跺着脚说:“没看见厉小姐过来检查工作吗?!还不赶紧好好做!”

厉小姐挡住小蔡的手,笑着说:“你别吼,让她做。”

小女工被吓傻了,一下子变得唯唯诺诺,动弹不得。小蔡轻咳了一声,说:“厉小姐让你做,你就好好做,平时怎么跟师父学的,就怎么做。”

小女工的手颤抖不已,一脚踩下去,钉线歪歪扭扭不成样子。她赶紧拿起剪刀,把钉线剪断,挑掉,又踩钉了一遍,手一抖,线就歪。眼见她面红耳赤,大汗淋漓,差点要急哭,再一个不小心,手戳到了机针,血珠一下从指尖上冒出来,滴在了素白色的长裤布料上。小蔡一惊,赶紧扯过白布,骂道:“你你你……你怎么搞的啦?”

这下小女工真的要哭了,低着头不敢说话。厉小姐皱着眉,对着小蔡说:“你骂她做啥?你以为你嘟嘟囔囔骂两句,就可以把责任推卸掉了?刚刚我下楼来,到处乌烟瘴气不说,就是这些边角钉线,我也没有看到一条流水线是钉整齐的!”她用力一拍桌子,“赶紧让所有流水线都给我停下来!”

小蔡立马哆嗦着,跑去挨个通知流水线,闹哄哄的车间一下安静了。他又哆嗦着跑回来,像地主家的长工一样点头哈腰听候厉小姐的吩咐。

厉小姐一手撑在桌上,大声说道:“今天做坏了多少,全给我挑出来,不许流到下一工序。员工做不好,你们这些当领班的好像一点责任没有,还有这些歪歪扭扭的钉线,我不信只有今天一天是做成这样的。小蔡,有些事情遮遮掩掩的,别以为我看不见,虽然嘛,我是有点近视,还不爱戴眼镜,但是你也要知道,世上有很多事情,聪明人是根本不用眼看的。”厉小姐逼近小蔡两步,终于露出狠色,压低声说:“你要不好好带着他们改,小心我告到你们老板那儿去!”

“是是是,厉小姐教训得是。”

厉小姐又恢复了笑容,从小包里拿出一张创可贴递给小女工,说:“别急,做衣服比做女人难。”随即又转身对小蔡说道:“这些货啊,立马给我改善,要是下个星期我过来还是这副样子,就等着我给你们老板发撤单通知吧!”

这时陈主任急急忙忙地从楼上跑下来,上气不接下气地站在小蔡和厉小姐面前,打断了厉小姐的话。厉小姐轻哼了一声,说:“怎么了啊?陈主任你是赶着去投胎啊?”

“撤……撤单了……”

厉小姐和小蔡面面相觑:“撤单?”

陈主任咽了一口口水,深吸一口气说:“刚刚老板打来电话,叫我们停下 Mori 的所有单子,别做了。”

厉小姐两手叉腰,说:“谁让你们别做了?我还等着出货呢。”

小蔡也急起来:“怎么回事啊?”

陈主任把小蔡拉到一边,对着厉小姐说:“你们 Mori 的董事卷钱跑路了,刚刚老板接到通知,说你们公司破产了,所有订单钱都收不回来了,还做什么做啊?厉小姐,你也别在这里挑三拣四了,你都失业了!”

厉小姐还是不敢相信耳中听到的消息,破产?失业?怎么可能?!她一紧张,感觉脸上的粉底都掉了大半,嘴角微微抽搐起来。难道前一秒还在颐指气使,教训供应商,下一秒就要被赶出工厂了?她侧过身,拿出手机拨了人事部的电话,可电话怎么也接不通,不禁心急火燎起来。这时一条短信闯进手机里——

“Linda,你在哪儿啊?赶紧回公司收拾东西吧,早上来了一大帮人找张总,听说公司要解散了。”

厉小姐放下手机,望向车间窗外灰蒙蒙的天空,试着让自己尽可能冷静一点。这绝对是厉小姐今年听到的最大噩耗,而且是在她刚刚交完新房首付的第三天。

延伸阅读:

    无相关信息

上一篇:五本剧情不俗,文笔优秀的完本小说,可以放心看到大结局了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